<讓台灣走入世界,讓世界擁抱台灣>

  白木怡言有一些很有深度的網友,他們在這個選季進入最後狂熱階段的3月裡,不問我應該支持誰,卻留言來問我,應不應該去投「返聯」和「入聯」的公投。我認為「返聯」和「入聯」的兩個公投都應該去投,而且都要投「贊成」;我認為以台灣在世界舞台的實力與角色,我們所接受到的待遇實在是「太不成比例的不公平」了。我們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大大地替我們自己「發聲」,要讓這個「不平之鳴」響遍全球,讓「我們的希望」震入全世界每一個人的耳朵。

  除了感性上的「不平之鳴」之外,我對我個人極力贊成「入聯和返聯公投都要通過」的主張,還有以下幾個理由:

●【人類政治文明進化的標誌】

  「公投」是人類自由民主政治發展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個最文明的表現,也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權利表現尊重的最高境界,這一個概念我在我今年初的po文「一階段、兩階段都不如我的『蔣氏零階段』」已經講得很清楚了,網友如果有興趣可以回過頭再去讀一遍。既然我都認為「公投」是人類自由民主政治發展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個最文明的表現,也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權利表現尊重的最高境界,我當然贊成這次的「返聯」和「入聯」的公投。

●【取得門票,但並不一定要跟著進場去看一場爛戲】

  或許是因為我這個人的性格原本就是太過「叛逆、桀傲不遜、特立獨行」,我認為當我們在「返聯」和「入聯」的公投過關,讓全世界都聽到我們的聲音之後,我們反而「不要主動去申請加入聯合國」。如果只是為了要贏回之前失去的尊嚴,那還不如先誠實的面對鏡裡的自己,梳洗整齊,先說服鏡子裡的自己、再來贏得別人對我們的尊敬。

  其實我個人對「聯合國」並沒有甚麼好感,這可以從幾個角度來說起:

  聯合國世在二戰結束後由美國招集其他四個所謂的「戰勝國」籌組而成的,你只要能夠冷靜地客觀地看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史,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只有一個戰勝國,叫做「美國」,其他的四個「戰勝國」其實只是扮演美國的盟國角色,或者是與德、義、日三個「戰敗國」的交戰國角色。整個戰後主導世界局勢、重建和國際組織的其實就只是「美國」,其他的都只是因為「美國」不好意思扮演「獨斷獨行」的角色,找來擺擺樣子充場面的。

  二戰後隨即進入「以美國為首的民主資本主義陣營」和「以蘇聯為老大哥的獨裁共產主義陣營」的冷戰時期,這個冷戰時間一直到蘇聯解體才算結束,前後有幾十年之久。「聯合國」在這段期間充其量頂多也只是兩個陣營在各地交戰前的「談判桌」而已。

  現在的聯合國則一面是「美國」想要主導世界局勢發展的舞台媒介,另一面則是另外四個所謂的「常任理事國」與美國互別苗頭的場域。除了英國與美國有比較堅實的聯盟外,其他三個「常任理事國」總是會找些議題與美國唱唱反調,用來證明自己國家在國際政治舞台的重要性。對於其他的所謂的「第三世界」窮國來講,「聯合國」也只過是讓他們能夠發發牢騷,向富國求援敲詐的媒介和場域而已。

  回顧過去幾十年,到底聯合國做了哪些好事?猶太教世界與回教世界的矛盾,美國干預了幾十年,到現在也完全沒有和解的跡象;回教世界與基督教世界的千年紛爭也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否則「911」又怎麼會讓世人們驚嚇成這樣;盧安達、烏干達以及蘇丹達佛的種族大屠殺、南斯拉夫的種族淨化屠殺、恐怖份子的蓋達組織居然能夠控制阿富汗這個聯合國會員國、血鑽石的殘忍不人道,我舉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的例子,在在都證明「聯合國」這個組織是一個無力而且失敗的國際組織,他沒有辦法在上世紀的後半段帶給世界和平共榮,我相信他更沒有辦法在這個新世紀帶給這個世界什麼值得期望的東西。

  對於改善全球汙染以及拯救地球氣候的「京都議定書」,美國都可以談了後翻臉不認帳,我們對於這些檯面上的強國以及他們主導的「聯合國」,又能夠對他們有什麼期待呢?這些富國的政府領導人一面要負起老大哥的責任以維持世界的政治秩序,一面又都必須為他們下次選舉的選票而煩惱國內的經濟發展和國民所得成長率;而同時,在同一個太陽底下,那一些窮國的專制獨裁政府一面是治國無方,一面卻又惟恐天下不亂。大氣層是不分國界的,過量的二氧化碳是會到處流竄的,溫室效應是不分人種的。「聯合國」已經用了六十年的時間證明他自己的無能與無解,我們又何須苦苦要求進場去合演這一場我們只能扮演一個沒有台詞的小角色的大爛戲呢!在這個「亂世」,無論我們以如何漂亮的身段進入聯合國,充其量也只不過在把「experience design」這個level上極盡可能的發揮到極致而已,而base在這個已經被那些「大國」玩low了的「國際experience」,能再向上的空間是已經有限的。

  我認為台灣應該用自己的方式來「讓台灣走入世界,讓世界擁抱台灣」,我們應該主導議題,我們應該帶頭做一些「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事情,我們應該主動扛起一些「讓世界變得更好」的責任。我們除了讓「made in Taiwan」響遍全球外,我們更應該讓「initiated by Taiwan」變成一個新的「世界潮流」。台灣應該用「design experience」的精神,重新替這個國界還不可能消失的國際世界,定義出一套可以給全世界帶來正面幸福的「遊戲規則」。

  過去這兩年我一直在想「橙果」除了獲利賺錢之外,所應該負起的終極社會責任就是幫助台灣做一些「branding Taiwan」的事。從過去從事「設計、廣告、行銷」的實際經驗裡 ,我學到一句話「You do not advertise unless you have something to tell.」要把台灣行銷出去,要「讓台灣走入世界,讓世界擁抱台灣」,我們一定得要先找到「台灣在世界的定位」、「台灣對世界的價值」以及「台灣的賣點」。

  此時此刻,我認為「申請加入聯合國並不是台灣的最佳選擇」,至於我們要如何做才能「讓台灣走入世界,讓世界擁抱台灣」,我到目前所累積的知識和智慧也還找不到好的可行的答案。但至少先讓我們鼓勵自己,敢於做夢並一起努力,替台灣找到一個好的定位,找到一條好的出路,也讓台灣能夠走出去並替這個世界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最後我還是要再向所有白木怡言的網友說一遍,「返聯」和「入聯」的兩個公投都要去投「贊成」票。

  之前,「入聯公投」和「返聯公投」,都辦得沸沸揚揚,也找到了幾百萬人的連署書;但在連署完畢,各自「成案」之後,反而又都消音不提了。我希望這除了花資源在替自己所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競選拉票外,還能花一些資源做廣告鼓勵所有選民都去投「返聯」和「入聯」公投的贊成票。既然總統候選人各自都以「誠信」為號召,那就不應該對於你們黨自己所提的「公投提案」裝聾作啞,難道那數百萬參與連署的選民只是為了純做公益或是自娛娛人嗎?
移到頁首


將本文用MS Word開啟 建立日期:2008/3/6 00:16-點擊數:141248
留下您的足跡
主旨:
內容:

◎其他主題◎ 請將此連結加入RSS閱讀器頻道中.

暫停後的再開始 ..
Barack O ..
我的成長過程就是 ..
讓台灣走入世界, ..
你敢「婊」人,就 ..
生命中的「貴人」 ..
一路來的跌跌撞撞 ..
從林懷民回憶幾個 ..
我的英雄落難,我 ..
我對立委選舉結果 ..

下10則 >>